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发的博客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日志

 
 

原国资委专家李开发:央企改革思路无变化,当前“国进民退”现象…  

2010-02-22 2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开发:央企改革思路无变化,当前“国进民退”现象是短期行为

  

     最近四年多来,代表企业国家队的中央国企频频出击民营企业经营领域,瓜分其领地与市场。中央国企利用其资产规模大、品牌声誉好、企业盈利能力强的固有优势,在社会上影响强烈。引人关注的是多家央企进入房地产企业,保利地产,航天地产,华润置地,中海地产,金隅地产等等。尤其是今年4月以来,中央国企一改相对内敛的习惯,豪气冲天,直挟百亿千亿资金抢地夺标,以至于全国大部分聚焦眼球的地王几乎均为中央国企拥有。央企在民营经济领域攻城略地,与前些年国资委确定的中央国有企业整合与改革方向并不相符,引起社会的广泛思考。

  笔者认为,当前在相关领域“国进民退”的现象是一段时间的阶段行为,它是中央国企在特定历史阶段的局部战术行为,不会影响中央国企的改革方向。央企改革最终要“国退民进”,央企要管细国防安全领域,控制资源产业领域,在完全放开社会竞争领域,央企最终会逐步退出,与市场经济的总体改革相呼应。中央国企的改革方向不会动摇。

     一、23年国企改革路,央企改革内容复杂难题突出,6年改革尚未全功。

改革是一项涉及众多利益群体的一项难度巨大、牵一发动全身的工程,中国的国情决定国有企业改革中的中央企业改革最难。央企的特点,一是摊子大,员工多。二是与中央财政关系复杂,举手投足影响财政收支平衡;三是产业多,与政府行政部门关系紧密,政策性突出;四是涉及国家重要领域多,而这些领域的企业最终改革模式与走向一直争论不休,目前没有定论。国企改革从1986年开始走出第一步,到目前为止已经23年,现代企业制度也推进了15年。在2002年之前,中央国企总体布局、基本体制在国家经贸委体制下没有明显变化。2002年4月,原国家经贸委撤销,原有机构与中央大型企业工委整合后,成立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央企改革开始了破冰之旅。国资委当时旗下有189家中央国有企业。

国资委成立5年来,总结一下,主要工作成就是五件大事,一是理顺领导关系,强化企业管理,建立基本的约束机制。二是在其子公司以下层级大力深化股份制改革。由于要与整个经济体制包括政治体制改革对接,母公司本部至今没有展开股份制改革,母公司的改革方向是空壳化,最终弃壳而全部股份化,母公司存在的理由主要是操作子孙公司的改革。三是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工作量巨大,半数以上企业已经取得较好成果。四是资产重组,撇清劣质资产,整合优质资产,解决遗留问题。经过五年的整合,已经从当初的189家企业整合成了136家中央国企,减少企业数53家。五是调整并基本确立了中央企业的产业布局,明确了企业的战略重点,收缩战线,做深做精,以前的大部分企业有8到10个主业,现在已经缩减为多数只有3个主业,通常不超过5个主业。所以总结五年央企改革,成绩突出,但未能深化的改革内容也很多,任重而道远。

二、中央企业的主要职能虽然已经从战略上明确,但因为彻底的改革条件尚未具备,因此战略安排并未完全落实,这是导致近期国进民退现象出现在重要原因

正如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就央企夺地标王事件回答记者问中指出的那样,希望这些央企更加清醒、更加稳健、更加扎实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其话外之音已经不言自明。央企近期的改革,积极扩大企业董事会体制,加快推进企业联合重组,优化资源配置、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等。

由于环境与背景的因素,在制订央企发展计划时,实现企业利润指标成为现时一个主要目标之一。由于央企的自身特色不一,有此企业经济效益增长基础不牢固,部分企业收入或效益没有保障,有些还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企业管理层级过多,链条过长;一些企业战略发展方向尚不明朗,更有企业仍存在盲目投资和重复建设现象。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央企缺少稳定的投资战略管理,用大量资金去博房价的上升与城市土地的稀缺性也就在所难免了。

三、中央国企改革的方向与战略没有变

从对国际上国有企业定位与产业的管理模式来探讨,国有企业本身有着天生的管理弱点,受方方面面的制约难以落实完全规范化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主要表现在,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链条实际上是一种代理,而且是多层代理,这使得国有企业经营的科学性、有效性受到多种削弱;从理论上来说,国有企业属于全国国民,全国人民委托于国家行政管理领导人,领导人再委托相关管理部门对国有企业进行管理。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对企业经营结果没有直接的损失与制约,作为代理制的管理部门也是如此。这种收益与损害的不对等的承担方式带来消极怠工与以职谋私的可能性。对管理部门的相关人员来说,选择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并不能获得份外收益,而选择一个不怎么优秀的管理者,通过各种利益输送或以合法形式瓜分企业利益有可能收益巨大。这些合法形式通常又是不易察觉的。政府如何管理相关部门,相关部门如何监督管理经营者,存在着多种变数。这种巨大的利益空间与不怎么显现的利益输送方式,使得腐败与变相腐败绵绵不绝。

以中央国企为例,央企高管的业绩取决于市场经营效益,但同时也取决于国资委定下的管理与考核规则。市场经济效益不可变,但管理与考核规则是可变的。高管们可以通过各种利益输送,诱惑监督管理部门人员来实现对管理考核规则的改变。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事例证明国有企业在管理绩效方面能达到普遍的与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的相应水平。在西方经济国家,近五十年来,大多数国家都对国企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国企民营化是主要的改革方向。即使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极少数完全国企,也会推动其实施社会采购模式。对非国家安全的行业但属于涉及到全体国民福利的行业,政府在国有资产经营领域,主要从大股东位置上退下来,适当持股,甚至仅持小股,只在某些方面行使国有股一票否决权,以保证国有企业在民生福利方面作出贡献,例如自来水、煤气供应等。大多数领域则全面退出,放手让民营企业经营。这样,可使国有企业天生的管理弱势负面影响最小化。

我国的央企改革原则,从战略上看,与国外市场经济国家的管理思路基本一致,仅是在某些领域有阶段性差别。许多方面的改革正在推进。国资委对中央企业介入的经营领域已经作出明确的定位,即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在发展目标上确定为成为行业内具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包括未来可能形成主导产业的领域打造优势企业,形成集中度高的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大企业集团。

  按照这样一个发展目标与经经营领域,目前的136家中央企业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涉及到国家安全,经济命脉的行业和产业。主要包括国防军工企业,还有国家的粮油储备企业;国家重要的资源开发利用企业;在公共服务业内占垄断地位的电力、电网及通信等行业。

  第二类是建国以来投入巨大的骨干企业,与民营经济存在竞争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领域,它们是城市建设、大型汽车、电子、重大装备、冶金企业。

  第三类是商贸流通、服务业里面的大批企业,例如以原物资部转变的中国物流企业诚通集团,以航空服务的相关集团。

依照研究者对这三类企业的情况分析,我们认为,在涉及国家安全领域的企业,在推进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落实的同时,要扩大社会采购范围,增加市场介入的内容,不仅可以促进产业技术进步,也可以提高政府投入效益,此类如军工企业与航天科技企业。非国防安全但涉及国家经济安全类企业,主要是控制股权变更与转让,并制订保障国家经济利益的监控措施来实现。国有股权要逐步减少,甚至也可出让多数股权。比如,电信运营企业,石油勘探与石油经营企业,矿山开发企业,民用航空企业等。资源独占型企业,可全面市场化,向国内外资本转让股份,也可以全面民营化,国家可留下一定股份,参照国际上的做法,国家征收较高额度的资源税,并建立一票否决权制度,保证企业在重大问题上符合国家意志。其它类型则采取完全的国退民进,放手让社会企业经营。我们认为,在目前136家中央企业当中,最终由国家完全经营的企业可不超过10家,由国家控股的企业可不超过20家。

四、中央国企的改革要循序渐进,目前央企逐利地王领域是这种阶段性改革的一种表现,不需要过多干涉。

目前的中央国企,由于全面落实改革战略需要相关条件下的完善,所以国资委在积极推动相关改革的同时,集中精力在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下功夫,为最终完善改革创造条件。例如,全面推进企业董事会制度的建立与规范化,强化央企选人任事的规则的建立,从外部选拔人才与从内部选择人才相结合,削弱企业管理者个人对企业非理性的干预,制订管理层级及考核规则,对企业大量的呆坏账与以往的遗留问题采取多种形式处置,创造企业规范化管理与经营条件。

依据央企改革的中长期战略,在集中力量做强做大主业的同时,强调企业利润是一个重要的考核目标。同时又由于相当多的企业的主业还存在不同形式的过度多元,缩减产业范围,凝聚力量发展主业需要逐步形成条件,让非主业得到清理与分立、或者完全转制有一个过程。统计表明,目前仍存在4个以上主业的有53家,占中央企业的28%,最多的达8个。同时,有60的中央企业的主业与战略目标还没有完全明确。那些是需要放弃的,那些是需要重点加强的,并不是很清晰。在目前的中央企业中,其二级企业与三级企业共有参与房地产开发经营的有516家,涉及资产超过1000亿元。

部分央企逐利于房地产企业的缘由,来源于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       我国的大中城市房地产利润平均十倍于其它产业,是高利润行业。在多数产业利润率只有3%左右的情况下,房地产业的高利润是得到长久保证的。它在中国城市化的大背景下,在拉动内需的强烈政策导向下,有着贷款制度的全方位支持,发展形势喜人。此外,目前的保障机制不到位,大部分城市人口要通过住房商品化来改善居住条件,同时,城市户籍制度管理将大量外来人口阻击在计划与保障之外,不断地增加了购买商品类住房的客户蓄水池。这样的一个形势在今后三年内不会变革。

第二,    许多央企的主业没有理清。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目前大多数央企最终的发展结果是从央企序列中退出。所以对主业的确定与近期管理目标中,经营管理范围并没有严格明确的规定,宽泛的经营范围与确定的经济效益引导下,更偏向于投资房地产企业。

第三,    一些央企在战略选择中有着非常复杂的环境与多变性。在战略取向上,多数企业因为国家投入不足、没有积极扩张能力与条件。目前政府能采取的就是给特许政策、财政补助和政府干预下的银行贷款,但这些远远满足不了企业的发展要求。因此,与其坐等扶持来改变自身条件,不如在尚未明文禁止的经营领域如房地产业中一搏,创造较好的经济效益,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实现自我发展。

第四,    从经济目标的选择顺序来看,选择房地产也有优势。在资源相对垄断类企业,不管经营结果多么突出,最终会因垄断因素削弱对经营成果的肯定。企业如果选择向更高技术层次进军,无疑是正确的,但许多瞄准高技术领域的开发常常风险大,成功几率低,弄不好会造成决策失误。企业选择在非房地产的领域进军,大多有市场因素的不可控性大的特点。许多依赖于国际市场的项目更具有多变性,过程不可完全控制,实现效益需要长期等待。只有在房地产业领域,政策环境相对超稳定,投资风险小,市场空间大,能在短期内获得明显的效益。

综上所述,央企大举进入房地产领域的异动情况是目前央企改革不同阶段状况的现实反映,但是它并不能表明央企的改革战略有所变化,它就是一个阶段性的战术选择,无需过度关注,也无需夸大其在改革进程中的负面作用。

(作者长期从事中央企业发展战略研究,曾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机构工作,有1000余篇论文发表在各类媒体,多次出席国际国内多个高层论坛,多次担任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多家中央媒体的对话嘉宾,是2003年以来国有企业改革领域“郎顾之争”的主角之一,是《较量——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大辩论》一书的作者。目前是中国经济名家讲坛副理事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常务理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