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发的博客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日志

 
 

中国得不到诺奖都是教育体制惹的祸   

2007-12-14 11: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得不到诺奖都是教育体制惹的祸

【2007.10.17 15:09】 来源:和讯网   作者:谢剑
  编者按:2007年的诺贝尔奖都已颁发完毕,获奖者中仍然不见中国人的身影。回顾诺奖,已然有106年历史,为何有着占世界1/5人口的中国却始终和诺贝尔奖无缘?是教育制度使然还是人文环境制约?究竟根源何在?诺奖是不是唯一的参照标准?和讯网对有关专家进行了访谈。

  >>>独家评论:

  龚六堂:没有真正原创性就不可能得诺奖

  梁小民:中国再过20年也拿不到经济学奖

  梁小民:大跃进情结让中国难获诺奖

  嘉宾:



  程方平 中央教科所学术委员会主任



  李开发 《中国经济名家》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国家实力是获得诺奖的前提

  和讯网:截至目前,美国共有27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的人能够获奖,而中国人始终未能出现在诺贝尔获奖名单上?

  程方平:美国通过它的经济实力和它高等教育这种创新的体制,能把全世界的人都吸收过去了。另外它得诺奖不一定都在高校里,还有民间的,包括欧洲、美国有一些大的实验室,它不是高校,但是它又是科研结构,它可以研究非常尖端的东西,比较超脱。

  其实不光是教育问题,因为诺奖它还有很多政治原因,还有东西方文化的原因。其实我们中国人有自己的判断,我们做的好不好,得不得诺奖我们自己对质量应该有一个判断,不能拿诺奖来说事。当然诺奖说明世界一个科学创造性的标准,你比如说我们中医这种发明创造和推进,它就进入不了它那个系统,其实它很有效,也可能发现了一些规律。

  一个国家科学创新是非常需要经济实力的,但是技术创新其实是能赚钱的,日本和德国都在很长时间内在悄悄的做技术创新,所以人家的汽车、电器卖的好,不断的有新东西让别人赶不上。我们国家老盯着什么诺贝尔奖,诺贝尔奖的这些实验没有实力根本做不了。国力很强了以后,全世界精英都吸收过来,得诺奖概率就大了。

  李开发:教育制度跟诺贝尔奖获得者社会基础有很大关系,我们的教育因为我们国家实行市场经济不久,在步入市场经济之前,教育是为政治斗争,为阶级斗争服务的,经济建设不是重要的。一方面计划经济一些模式还没有改变,在自然科学领域许多知识落后于社会现实,适用性不够。

  第二,在社会科学领域,有很多比较陈旧的教材,比较陈旧的教学模式,还有我们很多涉及到历史、人文的观点,还是带着浓厚小农经济色彩,以及计划经济的色彩。这一点我就认为确实从我们的教育基础上来讲,它对我们国家,对经济学家能够获得诺贝尔奖也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和讯网:技术和经济方面来说应该德国和日本都是非常强的,为什么德国这一次又拿到诺奖,而日本就很少拿到?

  程方平:日本起码有文学奖,日本比德国还实用,比如说我们现在用的光盘是欧洲发明的,但是欧洲发明的时候又贵又不实用,最后人家日本人拿过去,把它变成几乎是家家能用的东西,这个它就赚钱了。另外这些国家有侧重,日本很多的学科它是不愿意搞前期的,他觉得搞前期风险大,出来以后我买过来再开发这是一种策略。

  和讯网: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为什么就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

  程方平:我认为这些奖都是体现人类共同的理想,我们的东西政治色彩太重,过于民族化,比较狭隘,人家就不能理解了。过于强调民族的东西,当然了也可能风水轮流转,哪年转到对东方感兴趣,对中国感兴趣就给我们了。包括现在电影好像在奥斯卡拿奖,什么金棕榈在法国、德国拿奖就觉得不得了,其实人家就是看个新鲜。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现在国际上有一个孔子命名的奖,现在我们国力强了,用孔子命名来评奖就可以起很重要的作用了,可以修订这个标准。

  诺奖不是唯一标准

  和讯网:美国的诺贝尔获奖者中八成以上来自私立大学,没有顶尖的鼓励创新的大学,就没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我国情况差别在哪?

  程方平:咱们是公立大学,美国最好的大学是私立的,是有二三百年传统的,我们最好大学是公立的,也只有一百多年的基础,甚至很多大学才四五十年,二三十年。现在大学里头,比如说让教授一年发表多少论文,发表论文凑数,把精力都弄到这上面去了,这个问题就很大了。

  当然这些事不能板子光打在教育口上,不能打在校长和教师身上,它的根是什么?因为现在世界上最新的理论,最新的概念大家都掌握了,就是要回过头来研究自己的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别人的长处,要分析它的教育内和教育外的一些原因。通过诺奖这一点,咱们确实有很多地方不如别的国家,但是用诺贝尔奖来做参照,它就把一些复杂问题简单化了,我们关键是提高质量全面,而不是去要得奖。美国那么多大学,得奖毕竟也是少数,都是多少万分之一,所以这个是一个参照,只能作为一个参照。

  和讯网:对整个教育体制该做怎样的反思?

  程方平:举个例子,我们老说基础教育比美国好,但是美国从小学就有一个大作业,这个大作业是培养学生综合能力的,包括社交、获取信息、选择、判断、阅读等等,这个对于他以后上大学,他虽然考试考不过中国学生,但是这些孩子可能在小学阶段就懂得怎么去看广告,怎么去融资,怎么去贷款,怎么去通过社会服务挣钱,过了18岁自己就独立的,他们这些好的地方我们没有去看,还沾沾自喜说说自己的基础教育好。为什么到了大学人家就是后来居上了?就是说人家的基础教育还有很多可取的地方。而我们学生在学校教给他们都是被抽象的知识和能力,一到社会上差距就特别大,包括我们教育很多都是失败的,对这些东西不反思,一天到晚唱高调,这个就很危险。

  简单批判应试教育是一个特别大的误区

  和讯网: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到大学,伴随的是接连不断的各种各样的考试,应试教育弊端大吗?

  程方平:我不那么看,美国就不考试吗?简单批判应试教育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误区。考试是现在最公平的一种选择方式。不光是有效,首先是公平。人生要经历很多考试,过去的教育没有培养科学家吗?没有培养尖子人才吗?都培养了,起码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一个失败的教育。关键是我们这些操作者,我们这些老师、官员怎么来看,怎么来对待考试这个问题。所以,就逼着很多人都说两套话,领导来了说素质教育,底下使劲的是应试教育。真正有水平的教师和学校应该是综合素质发展以来,应试也是高手。

  考试本身就是一个素质,考试本身就是一生应对不断挑战最重要的一个素质,所以这个概念本身就有问题,一直到现在学术界对把应试跟素质对立起来有看法就是这个原因。

  李开发:它的表现就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大体社会现象就是分离度比较高,不接触社会实践,所以我们说对社会的认识往往习惯于照本宣科,习惯于用过去的陈旧观念来灌输,这对学生的参照性有很大的扼杀作用。善于思考、善于动脑筋,保留的理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差别。

  和讯网:有观点认为,学生知识结构不完整,中学阶段过早的文理分科以及高等教育中过细的专业划分导致了学生知识结构的不合理,狭窄的知识面与专业领域势必会影响到学生创造能力的发展。怎么看这个问题?

  程方平:这个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比如很多人文理有偏科,你再让他综合学就分散精力了。另外文科班的教材都应该建立,上大学也一样。理科的数学跟工科的数学,跟文科的数学应该是不一样的,应该是有梯次的。文科就教给他最简单,最有用,最有效的数学思想就可以了,没必要让他也跟着理科一个标准。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有一个讨论,说是教材里把金庸的文章选用上去了,把鲁迅的文章拿下来了,争论不休,我老师要是觉得鲁迅的有价值可以介绍给学生看,为什么非得老师讲呢,为什么非得进教材呢?现在好的教师都是以教材为纲,然后补充很多他们的见识、学识、认为把比较好的东西给学生。如果就限制在教学和教参的话,那么教学质量肯定是没有竞争力的。

  李开发:要平均应用这方面做的比较差,我们往往习惯于填鸭式教育,老师把几个定理,几个知识传授给学生,他的工作就完成了,他不引导学生去深入的思考,从中发现出更多问题来。我们回想起包括我们孔夫子当年教学的时候,叫举一反三,学生如果不思考就没有资格在做孔夫子的学生。我们现在这么多年不要求思考,只要把照背的东西你学会就行,这个区别可能比较大

不能让博导、教授成为一种资格

  和讯网:中国的博士数量已在超短的时间内超过德国和美国。中国现在可能是世界上博士导师最多的国家,也是官员中博士学位获得者最多的国家。如何看这种现象?

  程方平:这个国家也在调整。比如说像美国一些国家一个专业方向就一个教授。他退下来之后年轻的才能顶上,这种方式对于年轻人来讲机会可能就少一些,但是他在别的方面还有他的道理,就是说他能够形成梯队,日本也是这样的。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这是一个积极的方面。但是他像办衙门那样办学校,这就变成一种类似资格的东西了。所以我们的教授有时候更像老板,这些方面我觉得也不能一概而论,各个学校应该因地制宜,教育部应该把钱更多的放在高校,高校自己会进行调整,要允许他们失败。哈佛大学的改革也不是回回都成功,它的改革有时候面对着全校的压力,但是他们是怎么调的,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具体的案例,而不是说哈佛现在怎么做的我们就怎么做。

  哈佛的校长说过,人们问他怎么办好一流大学,他说不知道怎么办好一流大学,知道怎么不能成为一流大学,而且还讲了两点。一点是行政不要干预过多,第二点是没有绝对权威。就是每一个老师都可能成为学术上的强者。

  在美国一个小学生提出问题如果认为有价值的话,那么他们也会响应和支持。不是说你是博导,你说的话就是最权威的,你是部长说话就是最权威的,它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现在从根上,就是这种根上很多东西还没有进入到现代学校的层次。

  和讯网:比如说自由、平等、公平这些思想还是没有深入很多学者的头脑里?

  程方平:而且还比如说跟自由相对的是法律和自律,行业自律和法律规范,这样才会有自由。就是这两方面都是这样的,现在说没有自由不是法没有给我们自由,不是制度没有给我们自由,而是我们人治的这种体制,我们自己的思想不解放造成的这种状况。为什么我们也有一些人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就是他把这些事情看明白了。

  李开发:成果质量也跟不上。这个一个是跟教育制度有关系,第二方面,现在这么多博士贬值,有一个问题就是他的科研经费跟不上,我们的博导和教授往往也是在校园里面成长起来的,大部分的博导都不具备特别强的社会实践能力,所以他也没有办法把知识面和精力、真知灼见传达给博士生。这样节导致我们博士生的思考能力、动手能力,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还是远远不如国外的博士生。

  经费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和讯网:我国科研和研究经费的问题基本上都是由国家政府拨款的,对学术的自由和创新会起到什么样的限制?

  李开发:我认为经费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基本的经费是没有办法保证我们博士生的教育质量,社会实践方面的经费,还有跟同行交流和研讨的经费,这些经费如果短缺的话就会给社会实践带来很大的问题。包括我们许多的著名学者由于没有活动经费,所以很难获得到国际上去考察的机会,他的视野就不是很开阔。我们往往研究的领域人家可能已经研究很深了,但是我们不知道,就是这个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改进的。

  另外就是中国经济学家专业的研究队伍太少了,专业研究队伍没有多少是专门学术研究的机构,实际上是完成当前社会工作的一个带有研究性方向的,某种意义上讲更重要是现实的工作,不会研究一个很长远的课题。而且经济体制改革要几个月,然后才能研究出很好的成果来。虽然研究机构不算少,但是大学里面的研究机构没有社会实践,或者是社会实践比较弱。政府里面的研究其实都是短期行为,就是说跟体制需要不相关的研究课题。

  得不得诺贝尔奖都得冷静的反思自己

  和讯网:中国究竟需要怎样的土壤才能孕育出诺贝尔奖?

  程方平:我觉得不能说明问题,也可能得了诺贝尔奖反而不好了。我们得诺贝尔奖了,我们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其实很多根上的问题没有解决。得诺贝尔奖有很多偶然因素,中国办奥运会了,得到世界关注了,没准就会给你一个奖。其实我们很多教育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得到奖以后反而觉得我们不错了,我们是一流水平了,反而那些问题都被掩盖了。就跟我们体育似的,我们体育现在变成奥运会大国了,但是我们国民的体育素质下降到何等程度,这个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管得不得诺贝尔奖都得冷静的反思自己,都要去找那些最根本的问题。

  李开发:我们现在的体制都是很不完善的,因为只有市场经济的环境才能重复出现,市场经济的背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就是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大部分要基本完成,就是整个社会完善的一个经济体制。因为只有一个全面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它研究的经济类型、经济模式才具有可操作性,整个才能符合经济规律。

  第二,我们社会应该说民主政治的进程应该更快,大家可以更充分的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就是不打棍子,不扣帽子,更好的进行学术交流。

  第三,我们应该学者不要单纯为了吃饭而研究,就是当谁给你钱你就进行什么研究,谁给你钱,想要你完成什么研究目标的时候你就进行研究的话,这时候的学术质量应该是很差的。就是你给我钱,我就要按照你的意图来研究这个观点,这样的情况我们现实生活中非常多,包括我们很多学者都为房地产开发商进行研究,这个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个就是学术上非常不良的倾向。经济上面没有足够的输出来源,能够保证他们不为金钱所左右,使它们变成一种很科学的学术研究。第四,我们有更加充足的学术经费可以进行国际交流,我们有更多的学术平台可以进行学术交流。以前我在一个会上讲过,我们大量的学者只习惯于用英文表达自己的思想,比如说诺贝尔奖的评委当中没有几个人读过中国的理论刊物,他们都要看英文的,但是英文的很少。就算有几本英文刊物,但是交流的面也非常窄,这样就要有更多中英文交流的刊物,要有更多的文章发表在这些刊物上。

  语言上的障碍还是挺大的,中国的经济学家要学会用多种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另外就是社会要树立一个很正确的导向,就是面向社会实践,保持独立的人格,然后去除那种浮躁落后的学风。我们现在很多学术成果是为职称和知名度做的,质量不是很高,而且还缺乏集体主义。包括很多学者个人的成果是比较突出的,但是作为一个集体的话学术成果质量还是很平平的。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